政府停摆IPO倒计时 打车软件Lyft该何去何从?

文章来源:猎云网作者:猎云网2019-02-13 10:49

导读:

[当被问到最崇拜哪一位科技领袖时,叫车应用Lyft的CEO Logan Green说出了三位极具手腕的创业者:埃

当被问到最崇拜哪一位科技领袖时,叫车应用Lyft的CEO Logan Green说出了三位极具手腕的创业者:埃隆·马斯克、马克·扎克伯格以及杰夫·贝佐斯。

2017年,Logan Green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大部分的硅谷公司都非常害怕自己被搅入运营的那一团浑水中去。他还表示,他希望能够习得马斯克、扎克伯格和贝佐斯那种雷厉风行的手段。

Green的想法似乎与Lyft的整体风格并不相符:它的应用程序采用了软萌的粉色,它的汽车曾经被装饰了毛茸茸的彩色胡子,它的司机以友好著称。尽管如今Lyft已经促成了10亿多笔订单,并超过众多叫车软件一跃成为仅次于Uber的二号种子选手,但其软萌可爱的形象并未发生改变。

现在,35岁的Green必须要向市场证明,Lyft可以向亚马逊或者Facebook一样坚定、自信。Lyft和Uber的竞争已经到达了白热化阶段:两家公司都于去年12月提交文件,准备在未来几个月内实现上市目标。如果二者中有一家能够成功上市,那么将开创同类服务公司公开上市的先河,也会为硅谷其他表现较好的科技创企(如Slack和Pinterest)的未来上市奠定良好的基础。

如何抢占Uber的先机成为Green近来最头疼的问题。据了解,由于政府停摆危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无法按正常程序审查这两家公司的备案文件,这导致两家公司的IPO都陷入了停滞之中。Lyft最近一次的私人估值仅为151亿美元,这与Uber 1200亿美元的估值相比微不足道。一旦Uber率先上市,那么Lyft恐怕会相形见绌了。

想要在这场比赛中胜出,Green可能不得不改变他原本缄默寡言的形象,转而扮演一个更受喜爱的公众角色。相比之下,Lyft的二号人物John Zimmer(公司总裁)就更善于社交,大部分的公众事务都是由他经手的。Green更喜欢在自家的员工面前交流分享,而不是在各方云集的技术会议上侃侃而谈,甚至连公司的同事都说Green比较内向。

在2017年的一次采访中,Zimmer就提到,Green经常会因为他安静的举止而被人误解,但实际上Green的求胜心并不比其他人少,而且他也一直都非常的活跃。

Lyft方面以上市静默期为由,拒绝让Green或Zimmer接受任何新的采访。公司的首席运营官Jon McNeill曾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两位都是“有能力创造积极改变的冷酷的传教士”。

虽然Green一直在努力促成公司的IPO计划,但被其视为灵感启蒙者的马斯克则建议Lyft应暂缓上市事宜。

特斯拉的CEO马斯克在上周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当下的市场体系让长期的价值创造和产品创新变得困难重重,对于向Lfty或是特斯拉这样高增长、估值潜力巨大的公司而言,情况尤其糟糕。”

Logan Green出生于加州Culver City,2006年毕业于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获得商业经济学学位。随后,他担任了这所学校的可持续发展协调员,专门研究高油耗的“人手一车”模式的替代方案。Green后来还在圣巴巴拉大都会运输区(Metropolitan Transit District)担任董事,这让他对于市政交通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

Green提到过,他二十多岁时曾去过津巴布韦度假,在那里,他发现当地人创造了一种临时服务,让拼车的每个座位都能坐满,这样不仅能为乘客省钱,还能够体验各种不同的道路。这件事让Green深受启发。于是,2007年,Green在圣巴巴拉成立了一家名为Zimride的公司,将那些需要坐长途车的学生和其他开车上学的学生进行匹配,提供长途拼车服务

那时的Zimmer还在雷曼兄弟工作,他注意到了同学John Siegel在Facebook上发布的一条有关这家创企的帖子。

Siegel说:“Zimmer虽然没有技术或者编程背景,但他真的是一个能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人。我觉得他一定和Green合得来。”

就这样,Green和当时还呆在纽约的Zimmer开始了一段“异地恋”,Skype成为了他们的主要交流工具。2008年,两人搬到了加州Palo Alto的一套两居室公寓里。Zimmer说,在创立Zimride的头三年里,两个人都没有拿薪水,所以也没什么钱,每当和高校签订一份合同时,他们就会去宜家吃瑞典肉丸来庆祝一下。

2011年,Zimride筹集了600万美元。但当时还是网络服务的Zimride被智能手机和移动应用的兴起打了个措手不及。2012年,Green决定从Zimride中剥离出一个专门针对移动用户提供约车服务的公司,并将其命名为Lyft.

Lyft的格局要比Zimride大很多,它的目标客户不再局限于需要搭乘长途车的学生,而是放眼于全部公共街道上需要用车的乘客。Zimmer想出了一个在汽车上装饰粉红色胡子的主意,Green则鼓励乘客可以沿用之前Zimride的方式,用“顶拳”和司机打招呼。

当时,叫车服务还是不合法的,只有那些有营业执照的司机才能在公共街道上搭载乘客。风投公司Floodgate的合伙人Ann Miura-Ko曾经投资过Zimride,现在是Lyft的董事会成员。她说:“当时有人问‘这么做真的行得通吗?’Green不仅仅是有把握,而且是非常确信。”

Green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Uber的横空出世。不同于Lyft的低成本服务,由Travis Kalanick创立的Uber将自己定位成一个只聘用有执照司机且针对富人群体的豪华型服务。2013年,Uber发布了一份白皮书,其中概述了P2P网约车的风险,试图逼迫Lyft出局。

Green说:“他们想要通过幕后手段把整个类别都清除出去,他们不想参与竞争。”

Uber的高层曾就此事同加州监管机构进行了会晤。至于Green,加州专门监管拼车服务的几位现任和前任管理人员都表示,自己没有和他合作过,因为与官员沟通这种事通常都是由Zimmer出面完成。

旧金山的一位曾经并不支持Uber和Lyft等此类服务的监管人员Aaron Peskin表示:“说实话,我从来都没听说过这个人。”

后来,Kalanick还是选择将Uber带入了和Lyft一样没有执照司机的普通拼车领域。很快,他和Green就成为了死对头。2014年,当Green正准备推出Lyft的拼车产品时,Uber抢先一步推出了同样的服务。

同年,Uber还曾考虑要收购Lyft。然而,当Zimmer受邀前往Kalanick家中共进晚餐时,Kalanick却嘲笑Zimmer开价太高。可想而知,协议并没有达成。

Uber的发言人对此并未评论,而Kalanick的发言人也拒绝对此事进行评论。

在Kalanick为Uber筹集了数十亿美元资金的同时,Green也依赖Zimmer在华尔街的经验及其个人魅力从风投和其他人那里获得了不少投资。据统计,Lyft的融资总额基金51亿美元,而Uber的股本价值就有近140亿美元。

2017年,Kalanick深陷丑闻,被股东赶下了台。Green抓住了这一机会,称Lyft是一个更加友善和优雅的平台。一时间,Lyft的客流量激增,甚至在美国一些城市占据了35%的市场份额。

最近,Lyft开始涉足自动驾驶汽车领域,在拉斯维加斯提供自动驾驶服务。它还收购了美国最大的共享单车运营商Motivate,让公司在新兴的交通市场中占据了主导地位。

Green在2017年的采访中表示,他想做的事情还远远没有完成。

他说:“作为一名企业家,你总是希望能推出一些听上去不可思议的产品。当你在为一个未知的未来作出努力时,你一定希望这个未来——而且它也需要和现在有所不同。”

本文链接:http://www.genyuan.org/kjrd/2019/0213/50447.html

声明:搜讯网转载稿件,不代表本站观点,若侵权请来信告知,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关注搜讯网微信号

扫描加关注!

搜讯网福利发放

最新热点 更多
相关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