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南三四线城市小微电商,为何学不成义乌好榜样?

文章来源:懂懂笔记作者:懂懂笔记2019-02-21 15:39

导读:

[为何义乌小商品、南通家纺等三四线产业带的电商模式,纷纷成为行业“样板”之时,这些华南三四线城市的小电商平台,却每况愈下呢?

经过了十几年的迅猛发展,电商已经成为消费者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购物方式。而电商创业,也一度成为热词。

即便到了今天,电商各类目竞争激烈、市场趋于饱和,从综合平台到垂直电商的格局尘埃落地之时,仍有不少应届毕业生、离职创业者“前赴后继”,争相进入电商行业,求的就是在一片红海中搏出个未来。

那么,在下沉这个词一度在电商渠道流行之后,三四线城市的那些“下沉”的电商创业者、从业者,又是怎样一番景象?

据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18年电商行业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1月,国内移动电商行业的用户规模已经接近8亿,渗透率较前年同期增长超过10%,高达71.1%。

“这个行业要是从数据上看,总会感觉一片向好,但似乎跟我们没有太大的关系。”春节期间,懂懂笔记与华南地区部分三四线城市的电商业者进行了交流,却发现他们当中不少人对行业的前景,大多抱着一种茫然无措的态度。

当中有不少人觉得,电商创业只能在一二线城市才会有机会,即便二线城市也只有背靠江浙沪、辐射中西部,才能长久地保持竞争力。

在一些人看来,很多在华南地区三四线城市的电商团队、小微平台,基本上只能维持“活着”的状态,难以在竞争中出人头地。至于相当一部分从业者的薪资、福利待遇,在了解之后更是让人感到惊讶。

这些自称身处“神经末梢”的小微电商,发展前景真如他们自己说的如此不堪吗?那些“得过且过”的电商从业者们,又是为了什么在坚持?

江浙沪电商的经验,华南小镇难复刻

“2013年初我回老家,加入了这家电商团队,到今天一做就是六年。”在汕头龙湖一家日用品电商平台担任策划经理的李晓鸣,一提起电商行业,似乎就有诉不尽的苦楚。

李晓鸣告诉懂懂笔记,六年前,她刚以客服专员加入这个电商团队时,工资是1500元。如今虽然“头衔”和“资历”都提高了,但综合算下来,月薪也就在3000元左右。

在这个物价并不太低的三线城市,这样的收入水平只能勉强养活自己。而爱美的她,有时候想添置点儿护肤品都要犹豫再三,“还好爸妈都有退休金,不然我真养不活他们。”

待遇虽然很低,但每周6(天)X10(小时)的工作强度,却丝毫不比一、二线城市的同行低。正因为如此,在过去六年时间里,她一直都在尝试寻找新的工作机会,跳槽加薪。

然而,多数三线城市的电商企业,无论是工作强度、薪资福利都大同小异。再怎么跳槽薪资提升的幅度也就在一、两百元之间,让她感觉没有动力,何况换了地方还要适应新的工作环境和人际关系。

“至于我们公司,这几年不但没有发展壮大,规模反而萎缩了一些。”李晓鸣表示,五六年前,团队旗下两个电商店铺每天的销售额,都能稳定在数万元,活动促销期还常常超过十万元(每天)。

而在过去一年,随着大量背靠产业带的日用百货电商崛起,两个店铺的日营收平均也就在一万五左右。即便参与了各大平台的“电商造节”促销活动,销量提振也非常有限。

“至于传说中的义乌小商品电商,那就是个信仰样板罢了!没几个三四线区域能做到。”李晓鸣面带苦笑说到,要不是因为自己是独生女,需要照顾爸妈的情绪,当初毕业后绝不会回到三线城市从事电商工作。但如今,一些在周边城市做电商的朋友,也在告诉她生意很不景气,令李晓鸣更没有心思跳槽了。

“我们这个红木家具,其实做电商的意义并不大。”大学同样是修读电子商务专业的李勉,指着展厅里的红木家具告诉懂懂笔记,他在四年前进入了佛山一家知名的家具电商企业,刚奋斗一年就突然被家人“召回”到江门新会的老家。回家后的“使命“很简单——为家里的红木家具厂建立电商直营团队。

决议是家族长辈们开会后定下的,前期也对他给予了厚望——先做电商网站,把家族的红木家具销起来,然后再横向经营起整个新会地区的红木家具。

但如今,他所带领的电商团队,在经营上依旧是亏损状态,近两年多来仍需要工厂“接济”,否则连人员工资都难以为继。创业过程的挫败感,也让这名90后对家具领域的电商模式失去了信心。

“学习过徐州家居电商、南通家纺电商一些成功的经营模式,也做了一些尝试,但未见起色。”李勉告诉懂懂笔记,他算是一名轻度狂热的电商创业者,为了提振电商渠道的产品销量,他甚至买下了上万元“网络营销”课程,还尝试了大量运营手段,但最终销售成绩却令人难堪。“镇上不少做家具的都做了自己的电商平台,经营上表现也大多平平,我这个电商网站如今也就是家族生意里的一项小配套了。”

为何义乌小商品、南通家纺等三四线产业带的电商模式,纷纷成为行业“样板”之时,这些华南三四线城市的小电商平台,却每况愈下呢?

同样的产业电商,不同的运营理念

“有行业大咖说过,电商能背靠产业带最好,但不知为何华南这些产业带却养不活我们。”受雇于潮州一家不锈钢制品厂、担任电商运营经理的张明灏,是在去年初走马上任的。

他告诉懂懂笔记,这家不锈钢制品厂从2014年就开始自建电商团队,并在天猫、京东平台上都开了店铺。但在他入职之前,这个团队却长期处于“被批得最狠”的状态。

“看了之前的数据报表,有时候在电商渠道上的月销售额还不到2000元。”这让张明灏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在他看来,这样的营收状态基本可以关闭部门了。

经过一番了解之后,他才发现了门道:在潮州不锈钢制品的产业带中,自建电商部门却并不赚钱的企业很多,几乎每家传统企业都号称自建了互联网业务平台。

“这都是盲目追风造成的,各种电商团队、电商部门都快泛滥了。”张明灏强调,虽然大多电商团队不赚钱,但是从业者的工作压力却不小。

加班加点成了这些三四线城市电商从业者的常态,归根结底还是管理方式不当造成的。李明灏透露,以他参与管理的电商团队为例,之前工厂方面一直施加严格的KPI考核,号称要培养狼性团队。“管理层动不动就打鸡血,但在技能培训、绩效激励方面却舍不得投入,却常常抱怨广东缺少电商氛围。”

李明灏算过,光是2016年其电商团队的员工流动率就超过80%,从客服、运营到美工,几乎都是年内“大换血”。

本文链接:http://www.genyuan.org/kjrd/2019/0221/50725.html

声明:搜讯网转载稿件,不代表本站观点,若侵权请来信告知,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关注搜讯网微信号

扫描加关注!

搜讯网福利发放

最新热点 更多
相关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