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J.P摩根大会,新基、诺华、辉瑞、吉利德、默沙东如何看待并购交易

文章来源: 动脉网 / 砍柴网 / 2019-01-12 10:10作者: 动脉网 / 砍柴网 / 2019-012019-01-16 13:18

导读:

[数额巨大的生物医药技术交易在觥筹交错和数次握手交谈间就能达成。

一期一会。2019年1月,JP摩根医疗大会如期在旧金山召开。在这个被称为“生物医药的超级碗”的大会上,数额巨大的生物医药技术交易在觥筹交错和数次握手交谈间就能达成。

BMS和Lily先后公布的两起重大交易使得会议氛围高涨。在会议举行的第一天,除了刚刚宣布被并购的新基药业,诺华、辉瑞、吉利德、默沙东等巨头药企的高层们分享了他们对并购交易的态度和2019发展战略。

动脉网对这些大腕的精彩观点做了如下整理:

BMS收购新基的三个理由

BMS对新基药业的收购点燃了JP摩根的第一枚炸弹,这场交易金额高达740亿美元。

BMS为什么要收购新基药业?总所周知,BMS未来盈利增长的主要增长点主要依赖单一药物相关 Opdivo。BMS一直是肿瘤免疫治疗的领导者,但这个领域也不乏默沙东等有力的竞争者。

事实上,Opdivo在2018年3个季度的销售额为49亿美元,约占该公司总收入的30%。这个比例在未来几年内预计还将上升。此外,Opdivo本身近年来在临床试验中遭遇多次失败,分析师已经降低了对药物的高峰销售预测。该公司需要实现多样化,但他们目前只有TKY2和NKTR-214等几种化合物可选择。

再看Celgene,其轰动一时的血癌药物Revlimid表现不错,2018年销售额估计超过90亿美元,分析人士认为2022 年销售额将超过150亿美元。不过,届时Revlimid将失去专利权。

除了Revlimid,Pomalyst的年销售额也达到了20亿美元的药物。更重要的是,Celgene的晚期产品的研发管道非常有竞争力,比如免疫治疗和炎症治疗产品ozanimod,以及血液学产品中的luspatercept、liso-cel(JCAR017、bb2121和fedratinib。该公司预计其新药的潜在销售峰值将超过150亿美元。

当然,更重要的内容在于前景光明的CAR-T疗法。2018年新基以90亿美元收购了CAR-T疗法领先企业Juno Therapeutics。CAR-T细胞疗法比其他癌症疗法具有更高的疗效,在未来几年内可能成为一个巨大的市场,并且在得到监管机构的批准后,BMS将通过bb2121获得市场准入权。

总的来说,新基药业将帮助BMS在Opdivo和 Eliquis之外获得更多的组合。合并后的实体将拥有9种年销售各超过10亿美元的药物,其管道未来销售额最多可能达到150亿美元。

相比逐利,诺华更愿意追逐疗效

Novartis CEO Vas Narasimhan在接受外媒采访时称,他们正在将业务重心调整到新一代的疗法和具有潜力的治疗方案中。

Narasimhan此前是诺华的首席医学官,他曾表示,人们最终衡量一家公司是否有价值的标准会是这家公司是否能够最终生产出真正有治疗效果的产品,而非慢性治疗或者缓解产品。

他在JP摩根大会上表示,诺华或许必须开始从盈利性药物的路线中转移。这些药物的确有利可图,它们偏慢病管理类而非彻底治愈这些疾病,使用频次高。在目前的药物研发逻辑中,慢病用药往往是(商业上)成功的。

Narasimhan还在2018年2月的一次采访中透露,诺华正在着手准备基因疗法和细胞疗法,他们将寻求正在能够治愈患者的解决方案。“我相信这些技术可以解决很多问题。”他如是说道,“这是社会所希望的。”这令人想到了诺华的CAR-T产品,但目前支付是一个大的挑战。“我们相信我们能找到支付方法,最终这些挑战是可以解决的。”他对此表示。

总部位于瑞士的诺华市值高达2160亿美元,他们一直在进行组合投资,出售非核心资产,如仿制药业务。据悉,仿制药业务板块即将成为其子公司Alcon,主要关注眼科疾病。

诺华最近的一次收购发生在2018年的10月,他们以21亿美元收购了专注于开发治疗癌症的靶向药物公司Endocyte 。而另一次癌症治疗相关的重要交易发生在2017年,诺华以39亿美元收购法国放射药物领军企业Advanced Accelerator Applications(以下简称AAA)。

“这些收购都旨在技术平台。”Narasimhan指出。诺华正在向细胞治疗、基因治疗业务转移。收购AAA后,诺华又获得了一个新的技术平台,叫做放射性配体治疗。相比之下,Endocyte看起来比较普通。但Narasimhan表示:“对诺华来讲,他们的经验很难在实践中复制。”

“我们希望能够研发一款真正颠覆性的药物,将其与放射性粒子联合起来。这种放射性粒子受到严格的控制,我们把它带到肿瘤的位置,然后将肿瘤消灭掉。”Narasimhan:“我认为他对许多实体瘤都有效果。”这种方法对神经内分泌肿瘤非常有效,诺华认为还可以用来治疗前列腺肿瘤。

礼来通过收购成功跻身肿瘤圈,但Narasimhan仍非常有信心。他表示放射性配体解决方案的获得并不容易:“需要核材料和复杂的供应链,这些都需要长时间的经营。通过两次收购,我们获得了这种能力。”

诺华在第三季财报上提到,管理层提高了全年的销售预测,并强调了该公司的银屑病药物Cosentyx及其心力衰竭药物Entersto的强劲表现。

辉瑞:会做交易 , 但不会分散注意力

2018年,辉瑞经历了一次换帅,原CEO Ian Read卸任,将接力棒交给了公司内部富有经验的高管Albert Bourla,后者被认为继承了多年来最强大的制药公司。辉瑞拥有15个具有重磅炸弹潜力的品种,它也面临着挑战,特别是已经或将失去排他性的药物的持续负面影响。

Bourla在JP摩根大会上表示,2010年Ian Read接任时,辉瑞正面临业界史上最大规模的挑战和失去排他性危机。2010年辉瑞收入为620亿美元,5年后这个数字下降到了500亿美元。于此同时,研究部门在千禧年的第一个十年生产力都不是那么强大,使得其效益并不足以抵消负面。因此,辉瑞的年复合增长率大幅下跌。

而在2018年Bourla接手时,情况则恰恰相反。Bourla称他们将面临最后一次失去排他性危机。在接下来的6个月内,将是Lyrica的排他性危机时期。

“Lyrica会影响辉瑞今年的销售增长。因为与2018年相比,Lyrica会有半年的时间失去独占权;同样的影响会出现在2020年。”Bourla指出。

但他也强调,在千禧年的第二个十年里,辉瑞在研发方面有了非常好的生产力,目前辉瑞的研发管线堪比史上最佳形态。他认为两者的结合能够使得辉瑞成为强大的顶级成长型公司。

“我并不低估整个行业所面临的价格压力等逆境挑战。但我认为,在价格压力较大的新环境中,能够提供突破性药物的公司仍将蓬勃发展。”他如是说道。

考虑到这一年,辉瑞未来几年的战略将是顶线增长。他强调,在这个具有资本回报率的行业中,顶线增长只能意味着底线的增长,即杠杆作用。

辉瑞在过去几年一直在积极的参与业务发展,这期间展开了几次大笔交易,包括Hospira和Medivation的收购。2016年,在美国财政部消除交易的税收优惠后,辉瑞还试图吞并Allergan。

本文链接:http://www.genyuan.org/zl/2019/0116/50088.html

声明:搜讯网转载稿件,不代表本站观点,若侵权请来信告知,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关注搜讯网微信号

扫描加关注!

搜讯网福利发放

最新热点 更多
相关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