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马桶MT、聊天宝、多闪,这三款社交产品既滑稽又没有意义

文章来源: 首席发言者 / 砍柴网 / 2019-01-17 00:1作者: 首席发言者 / 砍柴网 / 2019-2019-01-22 10:58

导读:

[为什么说马桶MT、聊天宝、多闪,这三款社交产品既滑稽又没有意义

为什么说马桶MT、聊天宝、多闪,这三款社交产品既滑稽又没有意义

1

1月15日黄历上显示原本是一个开工大凶的日子,但三款产品同时在这一天挑战微信。

为什么说马桶MT、聊天宝、多闪,这三款社交产品既滑稽又没有意义

很快马化腾在朋友圈对这件事进行了回复,表示“放心啦”。

这里我们需要注意一个细节,马化腾是凌晨4点回复朋友圈,这也意味着马化腾要么是4点钟起床,要么还没有睡,需要等到中午爬起来再吃早中合一饭。

如果是后者的情况我们就应该注意,虽然我们理解广东人善于睡懒觉,但是这么晚睡觉,生活还是不规律的,是不值得年轻人学习的,以后老了容易出现各种身体问题,如果到时候进了ICU去开刀吸氧,可能钱再多可能也抢救不过来。

同时要注意,马化腾还加了一个语气助词“啦”,要么说明马化腾4点起床看到对手的情况,让他神清气爽,一天充满了朝气,接着开开心心的工作去了。要么是4点钟还没睡觉,本来要睡觉,但是看到这么个事情又兴奋了一下,结果可能又睡不着了,早午饭时间就更晚了。这是更加不值得学习的。

马化腾在凌晨4点是已经起床了还是准备睡觉,这点姑且不讨论,但是图中有人在凌晨1点回复,那么这个人大概率是还没睡觉,这样不规律的生活,是应当值得警醒的。

所以,这张图的重点,在我看来,三款产品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暴露了当下有很多人不能够按照规律作息,越有钱越焦虑,这是非常值得警惕的事情,因为毕竟到时候进了ICU开刀吸氧,可能钱再多也抢救不过来。

并且也不会有我这样的好心人来提醒各位了。

2

接着说一些不太重要的事情,说回这三款产品。很多人用三英战吕布来比喻这三款产品,但在我看来,这三款产品都可以用滑稽和没有意义来精准形容。

为什么这么说?

让我缓缓。

请看下面。

3

先从马桶MT这款产品说起。

王欣和许朝军,一个在深圳,一个在北京,虽然是两个不同的人,但是在人生经历却惊人的相似。

许朝军做了一款匿名社交产品,然后被抓了进去。而王欣则是抓进去被放出来之后,又做了一款匿名社交产品。

你看,一个进去继续搞社交,一个出来继续搞社交。

虽然时间线上来看两人并不一样,但是二者却有一定的相似性,有着某种共振。

当然,这里可能也会有读者反驳,难道被抓进去的人,真的就做不好社交产品吗,这难道不是你作者个人的主观偏见吗?

非也,其实我想要强调的并不是抓进去放出来,和这个人能不能做好社交产品之间有什么必然关系,我重点是想要说的是许朝军和王欣这二人的相似性。

许朝军有一次在演讲中说用户体验,内容不记清了,大概这么说的“有个富翁选老婆,给了三个女人一笔钱,看她们怎么用,第一个女人买化妆品打扮自己,第二女人购置家用,而第三个女人最聪明将这笔钱做了投资,并赚到了更多的钱,富翁很开心。你们猜如此聪明的富翁选择了哪个?”

许朝军神秘的微微一笑,最后讲到

“富翁选择了胸大的那个。”

而我在那个时候就清楚许朝军的整个社交产品哲学是什么,就是好色。

这点也可以从他之前的作品中反映出来,比如他之前创业的产品叫“啪啪”,一款通过声音来社交的软件,一听这名字就很有下载的动力,看看里面在啪啪什么是不是?

但结果我们都看到了,最后许朝军什么也没做出来,反而还被抓了进去。

色字头上一把刀。

然后再说王欣也同样如此。

快播此前传递了大量情色作品,然后声称技术无罪,快播只是内容的搬运工,这和如今的今日头条非常像。而通过大量的色情内容,快播也聚集了一批忠实的网友,彼此分享交流,有了社交的氛围。

这也是王欣的早期产品经验,以色为宗,令天下色狼色鬼齐聚一堂。

每个人欠王欣一个会员吗?

我认为不欠,因为快播通过广告联盟,为成人商城等等平台打广告早就赚的盆满钵满了,喊着要给王欣充会员的人,首先应该给自己智力充点钱。

王欣在最近采访中说要为社会创造价值,但是在我看来,匿名社交这种东西,根本没有什么价值,传递的都是黑暗负能量,匿名社交早就死过好几波了。给社会继续创造混乱倒是真的。

回过头来看,马桶MT这款产品的上线就和这款产品名字一样,有了一个注定的结局,即被时代的马桶水毫不费力的冲走。

希望王欣能够有一天真正明白真正的价值是什么,当然我明白这需要很长的时间要走。

4

接着来说“聊天宝”这款产品。

首先听到这个名字,我整个人是闷的,到底是我们现在聊天软件都不好用,我的脑子生锈了吗?才需要这么个宝贝来帮助我聊天?

当我看到这款产品的APP界面,我还是从内心深处被震惊了。

为什么说马桶MT、聊天宝、多闪,这三款社交产品既滑稽又没有意义

这个图标模样,直接颠覆了我对社交产品的三观,让我一度怀疑这是一款来自四五线城市,某个传销组织独立开发的拉下线,专攻广场舞大爷大妈传销类APP,里面必定充斥了爆款养生产品。

又或者是某个区块链创业者想在里面发代币,通过聊天搞ICO。

甚至一度怀疑“聊天宝”的名字是程序员写错了,其真名可能是“传销宝”、“发币宝”、“区块宝”。

但通过仔细研究发现,聊天宝可能还真是一款社交APP,并且想通过实力赚钱的产品。

但是点击进去之后,会发现,这款产品有着严重的逻辑混乱,像我这种智商不够的人,根本无法操作,更不用说参透其中玄妙,而我也怀疑这款产品依然是某个公司的内部产品,只有内部人员才有着使用的智力,自产自销。

睡了一觉后的我也终于恍然大悟,最大的宝贝不是这款酷似传销组织专用的软件,而是罗永浩这个人。

谈起这个人,我内心总是非常复杂与矛盾,因为作为一个即将步入中年的年轻人,我和很多人一样,在某个阶段在罗永浩身上找到了某种寄托,对于社会的不满,人生的困境,仿佛批评社会就能够得到圆满,一切的不对都是这个世界的不对,看到罗永浩就仿佛就看到了自己。

但是另一方面,我已经走过这个阶段,而罗永浩依然在原地打转,依然像是那个二不挂五的少年,他的每一次呼风唤雨都能引来猴子猴孙们的拼命鼓掌,仿佛世界被他握在手上,可以肆意颠倒乾坤。

所以每当我看到罗永浩的表演,仿佛也看到了自己走过的青春。

但是,无论于情还是于理,我都希望这个滑稽的元宝软件和锤子一样能够早点挂掉,而且要死的干净,死的彻底。

只有心死,才能梦醒。

陪我们走过青春的罗永浩,或许现在应该走过的,是他自己的青春。

5

好了,最后来说说多闪。

本文链接:http://www.genyuan.org/zl/2019/0122/50380.html

声明:搜讯网转载稿件,不代表本站观点,若侵权请来信告知,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关注搜讯网微信号

扫描加关注!

搜讯网福利发放

最新热点 更多
相关阅读 更多